朱元璋与马小妹

编辑:忘我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9 08:14:04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朱元璋与马小妹是历史事件,俗语老鸹不嫌猪黑,,原因是他俩的感情就很深。
中文名
朱元璋与马小妹

  相传,马娘娘马小妹当初是老鸹不嫌猪黑,和朱元璋成的亲。
  朱元璋比马小妹大两岁,是吃一个井的水长大的娃娃,朱元璋从小就肯照顾小伙伴,自然就成了小伙伴的头儿,马小妹脸蛋儿好看,一玩“过家家”,就是朱元璋当皇上,马小妹当娘娘。因此从小他俩的感情就很深。不幸,他们二人俱都父母双亡,没法生活,朱元璋只得在本村给人家放牛,马小妹到外地一个财主家当了丫头,从此,这一对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就天各一方了。
  朱元璋给人家放牛,本来也能混碗饭吃,可他为了让小伙伴们解解馋,竟然宰了东家的一头牛,把自己的饭碗给踢打了,而且,这名声一出去,再也没人敢用他了,他只好出家当了和尚。看着担水三年的期限就要满了,有一天,朱元璋担水累了,在路上枕着扁担睡觉,被老方丈看见了,老方丈端详他的睡姿,怎么看怎么像人主。从此不再让他担水,认真地教他练武,老方丈把自己全套武功都教给了朱元璋,就打发他下山去闯天下。
  朱元璋下得山来,两手空空,无以为生,再加上以前名声不佳,想找份活干也没人敢用他,只好四处流浪。
  这一天,大雪纷飞。天都快黑了,朱元璋还没找到过夜的地方,正惶惶然如丧家之犬,忽然看见一个大户人家的围墙根有一大堆马粪,落雪即化,他顿时眼睛一亮,哈,这才是天无绝人之路,有办法了。原来他从小放牛,别的事不大懂,至于马粪一聚堆就发烧,无人比他更通晓了,所以,他一看到这堆马粪有半墙高,即可断定中间已经腐熟干燥,足可以保住命一条,于是,他手刨脚拨拉,在粪堆的半腰开始掏平洞。洞掏好以后,他似老虎做窝一般,忙把身子倒蹭进去。因为还要出气儿,脑袋只得留在外面,幸亏有个讨饭瓢,他往脑袋上一扣,哎呀,办法算是想尽了。
  果然,马粪堆中又背风又暖和,工夫不大,朱元璋的身子就不再哆嗦了。身子不冷了,肚子里又觉出饿来了,这一天他还没要着啥吃的哪,饱吹饿唱,他看着这漫天的大雪悲唱起来:“老天无情下鹅毛。”就这一句词儿,他唱了一遍又一遍,每唱完一遍还要报报自己的字号:“困煞我朱元璋也!”
  一般说来,冰天雪地的,朱元璋蜷缩在马粪堆中,不管是哭也好,唱也罢,不会有人理他的。不料,他唱累了,刚目迷瞪着,忽听到耳边有个女子的声音在呼唤他:“元璋哥!”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不但没睁眼,反而使劲儿合了合,想接着做他的美梦,怎奈唤声又起,他没好气地问了声是谁,想不到来人竟是分别数年的马小妹。
  这真是巧的没法再巧了,原来,马小妹就在这家当丫头。先是抱孩子洗尿布,大一点儿了又烧火做饭。虽然每日里烟熏火燎,但是女大十八变,她是越长越好看,柳叶眉弯似天边月,樱桃小口自来红,要模样有模样,要身段有身段,谁看见了谁喜欢。只是小时候没缠过足,脚显大一点儿,不过脚大力不亏,财主几次想占她的便宜,都被她踢的近不了身。
  16岁的马小妹,已经大有穷人的志气,决心宁可拖着棍子讨饭吃,也不能让富人玩弄。况且,童年的友谊她一直难以忘怀,常思念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朱元璋。
  这天下雪天冷,晚饭开得早,收拾完毕后,马小妹就回到下处去歇息。下处在东耳房里,墙外就是那堆马粪。马小妹刚展开被褥,不防财主闯进屋里,又欲行非礼。马小妹自然不从,抄起一把剪子,不容财主靠近。那财主看看今天又难得手,一边往外走一边凶狠狠地说:“若下次再不从,就把你卖到窑子里去!”
  顶死门以后,马小妹坐在炕上,气喘吁吁,伤心地泪流满面,她想,他做财主的不怕断子绝孙,自己再不逃走,必定会落进火坑里,难就难在无人帮助,自己无法逃出财主的手心,若不是自己孤弱无助,财主也不敢口出狂言。我可怎么办呢牵真是芝麻掉进针鼻儿里,巧的不能再巧了。正当马小妹因无人帮助愁的双眉紧皱时,突然从后墙那扇小窗处传进阵阵歌声,由于只隔一墙,她听得分分明明,不由得双手合掌,暗谢上苍,因为自己时常思念的那个朱元璋就在身旁。虽然不知道他为何落到这步天地,但是她宁可跟着朱元璋去讨饭,也不愿在财主家再呆下去了,她明白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于是,她悄悄地开始打点行李。等到夜深人静,马小妹背上行李,轻轻地开开门,无声无息地走了出去。借着雪色,来到马粪堆前,先叫了声“元璋哥”,没有回答。她忽然多了个心眼,记得朱元璋耳后有个肉瘊,自己小时候常抚摸,现在得先摸一下,别万一认错了人。她掀起讨饭瓢,伸手一摸,果然有,才又唤二声。
  话休絮烦,尽管谁也看不清谁,单凭一摸肉瘊,无需多言,朱元璋就带着马小妹踉跄了多半夜,来到一座关帝庙里,才停下脚,因累得要命,二人没互相听完分别后的情况,一人披被,一人裹褥,依偎在一起睡着了。
  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。互相一端详,二人都觉得超出了想象:朱元璋虽蓬头垢面,但那股不怒自威的气质没变;马小妹脸似芍药月季花,更显得好看。对视良久,朱元璋终归自觉窝囊,估计马小妹不会把鲜花插在牛粪上,就问马小妹打算下步怎么办。谁知马小妹却“哏儿哏儿”一笑,风趣地说道:“还给你当娘娘吧!”说完便扑到了朱元璋的怀里。朱元璋自然巴不得,趁势紧紧抱住了。
  依朱元璋的意思,只要晚上睡到一起,就是两口子了。但马小妹不同意,说小时玩儿“过家家”还得拜天地呢,现在要正式成夫妻了,哪有不拜天地之理。说拜天地,其实也很简单,就着关帝的桌案,插草当香,二人先拜天地,后拜关帝,再对拜拜,算是拜了花堂。白天啃了点儿旧干粮,天一黑就钻入仅有的那个被窝里。
  早上睁开眼,朱元璋看到马小妹正给他捉衣服上的虱子,大为感动,双手捧着马小妹的脸,问道:“凭你这模样,随便嫁给谁,也比嫁给我强,你为啥偏愿意跟着我受这份罪哩牵”马小妹是个丫头出身,说不出什么大道理,但她很会打比喻,当即莞尔一笑,幽默地说:“老鸹不嫌猪黑呗。”闻听此言,朱元璋更加感动,自动跪下发誓道:“关帝君在上,如果日后朱元璋有半点对不住马小妹,你就用大刀劈了我!”
  自从夜里有了暖脚的,朱元璋就不再自甘沦落。白日里,夫妻二人同去帮人干活,赚个肚子不饿,晚上回到破庙里,男的打板女的唱,两双大脚互相搓搓,倒也苦中有乐。那班儿时的伙伴们,听说朱元璋和马小妹打了伙过,就你提几斤面,我拿二升米,一起前来祝贺,大家以水代酒,着实热闹了一回。
  冬天到春天,国家大变乱,爆发了反抗元朝统治的农民大起义。马小妹叫朱元璋去参加,为穷人打天下。朱元璋虽有些恋恋不舍,但他毕竟不是得过且过的人,决定去改变命运。临别,马小妹送了他十几里地。
  凭着机智和勇敢,没几年,朱元璋就当上了起义军的首领。接着,灭元朝扫群雄,建立了大明,他在南京登基做了皇上。按理说,朱元璋应把马小妹接来,封为正宫娘娘。谁能料到,从万人之下变成万人之上,身边已经美女如云,他早把马小妹视为黄菜帮子了。虽然那帮开国元勋老伙伴们纷纷上本,催他速将马小妹接来,好早日龙凤呈祥。但是朱元璋总以朝廷的四柱还没稳,一拖再拖。显然,他是不想让糟糠之妻上堂了。然而,那班开国元勋老伙伴们却容光焕发不得朱元璋头三脚就踢不正,众人一商量,便叫骠骑大将军汤和告假回乡省亲,让他务必找到马小妹,让马小妹弄点和朱元璋共同生活的证据,好让他们和皇上理论。汤和找到马小妹时,她还不知道朱元璋做了皇上,正脸上锅底黑,帮人舂米呢。听汤和把来意一讲,她没思思量,就用火筷子在纸上画了一幅老鸹给猪啄虱图,交与汤和带回。她说,这画保险能让朱元璋觉悟。
  大概是朱元璋的良知还没有全灭,一看这画,就想起了当年的情形,不由泪流满面。他传下旨意,命汤和带上凤冠霞帔,回凤阳接马小妹进京,马小妹终于当上了真正的娘娘。
词条标签:
人物